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喜洋洋 的博客

小外孙长大了,活泼、可爱、喜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忆知青(四)【原创】  

2010-09-12 15:32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1970年10月28日早上6时起床,6时30分大家集合开会。早攴又是没油的盐稀饭,每人2两,今早大家都不挑食了,很快就吃完早攴,跟着开会,会上批评我是无组织,无领导,不听从指挥,私藏野果险出人命,还好是口头上的批评,没记在档案上。只要我写一份捡讨上交领导就行了,下不为例,谢天谢地总算过关了。

        跟着发军装和帽子给我们,盼望己久的军装终于拿到手,大家很高兴就试穿起。还真宽大像我这样76斤体重,1米58高穿起来象穿一件大袍不好看,只好自己用皮带拦腰一扎,一看没领章和帽微,心里顿时感觉上当受骗,难受极了。当时动员我们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广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,来接我们是部队军人。团长看我们大家都议论纷纷时就说,和平时期就搞生产,到祖国需要我们时就扛枪保家卫国,守卫祖国边疆。守卫袓国南大冂。我们是一手抓枪一手搞生产,和军人没什么差别。每天早上要出操和训练枪法,每人每天都要站岗1小时。每人每月40斤粮食,而当时城镇人口普遍只有27斤粮食,而且还要搭配红薯,当时大家见团长都这样说,谁要是想走,谁就是当逃兵,要受到组识上的严历制烖。

         乖乖当时会场肃静无声。谁都不敢说半句不满意的话,有道是枪打岀头鸟。谁人不怕死?大家都明哲保身,下午学习老三篇,晚上看电影,片名是《南征北战》和《苦菜花》。10月29日全天去支农,为搞好军民关系,我们那天是插秧苗,在水田里干活,由农民示范怎样插秧,跟着大家都脱鞋下田干活,没多久蚂蟥游过来吸血了,我们从小到大设见过这种的东西,软绵淿的。滑溜溜的,一旦吸在脚上,拿不下也拍不死,到它吸饱才自动脱落下来,而且伤口也在流血,当时我害怕到极点。倒在田里就打滚起来,哭喊起来。直到农民过来用烟丝放在蚂蟥身上才掉下来。当时的我己经是一身泥水,脸上不知那些是水,那些是泪。

        当时带队的参谋点我的名时。吓得我直打哆嗦,大脑一片空白。心想完了,又要挨批,正在心惊肉跳时,听到带队参谋点了很多人名。原来不是我一个人怕蚂蟥,共38个女同学跟我一样怕蚂蟥。谢天谢地,我有救了。法不责众嘛。陈参谋苦笑着说,你们这些女娃兵真会出详相。看看自己像什么样,回去换衣服不用来插秧苗,哈哈我们太高兴。因祸得福!不挨批还放我们半天假。

      记得那时是1970年10月30日:我们一大早起来紧张洗漱完毕后。紧接着大家排队唱(大海航行靠舵手)和唱(敬爱的毛主席)········等等革命歌曲。唱完歌曲后就吃早攴,每人发两个无味而未发好小馒头,干巴巴,硬硬的营养不良馒头,一见就没胃口,但为了应付训练,我只好硬着头皮。乖乖、干咽着馒头,没汤没水真难咽,实在咽不下我就跑到井边打生水来喝。跟着是训练卧倒,稍息、起立,一上午就练这个该死的卧倒,稍息、起立,把我们折腾的够呛。

      海南的10月象炎炎烈日的夏天,我们站在操场上,头上烈日晒,脚下是湿红土,太阳一晒直冒蒸气。又闷又热、我们就象在蒸笼里直冒汘,使人喘不过气来、我们个个汗流夹背:全身大汗滴流,上下没一处是干的,汗水粘到地上红泥土,染在军衣上:就象换了一身红衣服:从土里钻出来那样脏,在军训中有体弱的同学就中暑昏迷。卫生员将中暑者抬到树阴下,按人中和灌十滴水,人总算醒过来,这回我身体还争气。没事,只不过晒成红脸,火辣辣的痛。到晚上痛得不能睡觉,找卫生员要药吃,卫生员说这是晒伤的,没药吃,等过几天脱一层皮就好。真是不死也要脱层皮。

       在农中学习四天。第五天早上集中要分配到各连队去。我被分到十连去,共5人,3男2女,都是其它班的学生。分完后各连的领导来领人。来接我们是潘连长是海南本地人,普通话很不标准,他讲话我们要仔细听,有的听不懂就用手比划,他把我们领到一个木头做的。架子边,叫我们先上车,他去拉牛来,我们五人一看,那有车影子,正在我们东张西望找车时。潘连长拉着牛回来,看见我们都站着,就问我们为什么不上车。我们就问车在那里,他指着木架子说,这就是牛车,是海南岛主要运输车。我们仔细看这怪车,用木头做的,有两个木轮子,用牛套上拉着走。我们从来未见过这样的怪车。更别说坐过,上午八时坐牛车出发。这辆破牛车是走一步摇三揺,摇得我们骨头象散了架、真叫痛。路又不平,羊肠小路,两边都是橡胶林,菠萝苗。红土路又刚下过雨:两个轮子越滚泥越厚。

        大约走3公里左右:就走不动,连长叫我们下来推车:要把鞋子脱掉才能走路,我们只好照办,可是当我们看见地上一团团黑东西时:不知是什么东西那敢下地。结果被连长训了一顿,说我们连牛粪都不懂:更气人的是说我们是资产阶级思想作怪:怕苦怕脏,以后怎能干更脏更臭的工作呢?挨训的滋味不好受:一气之下我就把心一横:眼一闭就跳下牛车来。马上就感觉脚粘糊糊的,脚下的小石子扎脚:走一步都痛。从懂事起从未脱过鞋走路,更别说是光着脚走烂泥石子路,现在只好咬紧牙关走路和推破牛车:路很滑:没走多远我就摔个五体投地:弄得满头,满脸:全身象个泥猴子样,狼狈透:只有黙黙地流泪,13公里走了4个多小时,脚都打7个血泡,钻心的痛,才走到目的地10连。

(待续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0)| 评论(4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